抚州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

13807947001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合同效力

2019年合同生效应具备的条件?合同生效时间怎么确定?

2019年2月2日  抚州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http://www.hzjwzy.com/

  通常大家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合同都会注明本合同在签订之日起生效,但并不代表合同生效,合同生效有一定的条件,合同在履行到结束都没有产生问题也不代表合同生效,那么合同生效时间是什么时候呢?除此之外,合同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生效?以及合同生效应当具备哪些条件?

  黄中俊律师,黄中俊知名律师,擅长办理合同纠纷类型的案件。基于合同总则的知识,灵活、运用、处理相关合同分则的纠纷。例如,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劳务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赠与合同纠纷等等。根据各个合同的签订、履行、施行情况、违约救济等。从事律师工作十多年,具有多方面的工作经验,擅长与合同的诉讼解决和非诉讼解决,以当事人的利益为第一位,为当事人提供最完善最优质的法律服务。

2019年合同生效应具备的条件?

  合同成立后,能否产生法律效力,能否产生当事人所预期的法律后果,要视合同是否具备生效要件。合同生效应当具备以下要件。

  (1)合同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

  合同当事人必须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以及缔约能力,才能成为合格的合同主体。若主体不合格,合同不能产生法律效力。

  (2)合同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

  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是指行为人的意思表示应当真实反映其内心的意思。合同成立后,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往往难以从其外部判断,法律对此一般不主动干预。缺乏意思表示真实这一要件即意思表示不真实,并不绝对导致合同一律无效。

  (3)合同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

  合同不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主要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合同的内容合法,即合同条款中约定的权利、义务及其指向的对象即标的等,应符合法律的规定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要求。二是合同的目的合法,即当事人缔约的原因合法,并且是直接的内心原因合法,不存在以合法的方式达到非法目的等规避法律的事实。

  (4)具备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合同生效必须具备的形式要件

  所谓形式要件,是指法律、行政法规对合同形式上的要求,形式要件通常不是合同生效的要件,但如果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将其作为合同生效的条件时,便成为合同生效的要件之一,不具备这些形式要件,合同不能生效。当然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2019年合同生效时间怎么确定?

  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对合同何时生效作了两层规定:

  1、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

  也就是说,合同的生效,原则上是与合同的成立一致的,合同成立时就产生效力。那么合同何时成立?根据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第二十六条规定:“承诺通知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承诺不需要通知的,根据交易习惯或者要约的要求作出承诺的行为时生效。”也即是在一般情况下,承诺到达受要约人时合同就产生法律效力。例如买卖合同,如果双方当事人对合同的生效没有特别约定,那么双方当事人就买卖合同的主要内容达成一致时,合同就成立并且生效。

  2、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

  也就是说,某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要经过特别程序后才产生法律效力,这是合同生效的特别要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法》都规定,中外合资经营合同、中外合作经营合同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后,才具有法律效力。在这种情况下,合同的成立和合同的生效是不一致的,合同也许是成立的,但并不一定生效,只有经过批准、登记等手续后,合同才生效。所以在此种情况下去份合同的成立和合同的生效也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

  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期限。附生效期限的合同,自期限届至时生效。附终止期限的合同,自期限届满时失效。

2019年合同什么时候开始生效?

  根据《合同法》规定,承诺生效时合同生效。合同生效的时间,因合同的种类不同而有所区别。不要式合同,以受要约人表示的承诺生效的时间为合同生效时间。要式合同,须双方依法定形式办理特定手续后,还必须交付标的,合同才告成立。

  书面合同生效的时间,有两种情况:一是法律或者当事人对合同生效的程序无特别规定或约定的,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生效。当事人采用信件、数据电文等形式订立合同的,可以在合同生效之前要求签订确认书。签订确认书时合同生效。二是法律或者当事人对合同的成立的程序有特别规定或者约定的,完成规定或者约定的时间,是合同生效的时间。

  黄中俊律师,黄中俊著名律师,工作多年经验丰富,本律师经手的案件数千件,擅长在案件中快速找到争议焦点、翻盘点、切入点。立足于实践与法律,将维护当事人最大化的利益,保障当事人能够获取其合理诉讼与愿景。